陈云称赞高士其是延安第一个红色科学家-本港台开奖现场直播笃行网本港台开奖现场直播

本港台开奖现场直播

本港台开奖现场直播

新闻网

文明网

理论学习

思想教育

文化建设

社科研究

部门动态

图片频道

党史集萃
您当前所在位置: 首页 > 思想教育 > 党史集萃 > 正文
陈云称赞高士其是延安第一个红色科学家
责任编辑:宣传部   发布时间:2016-03-02 11:34:20  访问次数:

编者按:《中华魂》发表文章《中华民族英雄——高士其》中记述了,1937年8月,我国著名的科学家、科普作家、教育家和社会活动家高士其在地下党的帮助下,高士其拖着半瘫痪的身子,热情满怀、义无反顾地踏上了奔向延安的旅途。经过3个多月的跋涉,历尽千辛万苦,终于到了延安。毛泽东主席看望他时亲切地勉励他“保持艰苦奋斗的作风和坚定正确的政治方向。”陈云在和他交谈后,欣慰地说:“你是延安第一个红色科学家。”现对原文摘编如下:

高士其,是我国著名的科学家、科普作家、教育家和社会活动家,中国科普事业的先驱和奠基人,也是人类历史上一位伟大的残疾人,在国内外享有崇高的声誉。高士其23岁留美期间,在从事科学研究过程中,因意外感染病毒,留下严重的后遗症。在长达半个多世纪的时间里,在长期全身瘫痪的情况下,他以惊人的毅力,写下了数百万字的科学小品、科学童话、科学故事和多种形式的科普文章。同时,他为繁荣我国的科普创作和科学文艺创作,组建和壮大科普队伍,倡导科普理论研究,建设和发展科普事业,作出了重大贡献。1988年12月19日,科普作家高士其去世。高士其逝世后中共中央组织部追认他为“中华民族英雄”。为了纪念高士其对人类科学进步作出的贡献,1999年12月13日,一颗由中国人发现的小行星被命名为“高士其星”。

“我一天爬几丈路,也得爬到延安去!”

随着高士其在社会上的影响越来越大,他与中国共产党的关系也越来越密切。当时,共产党领导的延安就像是一座革命的灯塔,吸引着千千万万的有志之士。高士其决心到延安去。他说:“我一天爬几丈路,也得爬到延安去!”

1937年8月,在地下党的帮助下,高士其拖着半瘫痪的身子,热情满怀、义无反顾地踏上了奔向延安的旅途。经过3个多月的跋涉,历尽千辛万苦,终于到了延安。

高士其刚到延安,毛泽东主席就来到他住的窑洞里看望他,亲切地勉励他“保持艰苦奋斗的作风和坚定正确的政治方向。”

周恩来副主席来到窑洞里探望他,勉励他同疾病作斗争,加紧学习,努力工作。

陈云在和他交谈后,欣慰地说:“你是延安第一个红色科学家。”

高士其铭记着毛主席、周副主席和陈云的话,努力学习,积极工作。他说:“生活中如果只充满一个病字,精神便会空虚和烦恼;只有把自己的身心同壮丽的共产主义事业联系起来,生活才会变得充实而有意义。”崇高的理想,鼓舞他同疾病作不懈的斗争。每天起床后,他要做操,工作和学习的间隙也要做操。他自己站不住,就靠着窑洞的墙壁练,实在站不起来,就坐在椅子上练。他在工作上、治病上都进行韧性的战斗。

1939年1月,高士其在延安加入了中国共产党。毛泽东主席又勉励他做一个名副其实的共产党员,为实现共产主义的伟大理想奋斗终身。

在延安的生活异常艰苦,缺乏医疗条件。他忍受着病痛,积极工作,热心团结和教育周围的爱国青年,启发和坚定他们的革命决心。他在全国人民争取民主、反对内战的浪潮中,写下了《我的原子也在爆炸》。他唱道:

“我虽然不能起来,我虽然被损害人类健康的魔鬼囚禁在椅上,但是哟,魔鬼们禁止不住我们声浪的交响”。

4月,高士其的健康状况日益恶化,接近于全身瘫痪。毛泽东提议他去香港治病。12日,高士其恋恋不舍地告别了延安。

在香港治病期间,高士其依然割舍不下他的科普创作,拖着病体继续写作。

1941年九龙被日军占领,高士其从香港辗转来到桂林。在他的再三要求下,组织上根据他的要求和特长,让他担任科学食品研究所所长和东南盟军服务处的技术顾问。于是,他又开始了科学食品的研究,同时继续进行科学小品创作。从此,他于重庆、香港、九龙、广州、桂林、上海、台北等地过着动荡不定的生活,历尽艰辛和苦难。这时他已不能握笔写字,讲话也很困难,但仍以口述方式进行创作,撰写了大量的民主诗歌发表在各种报刊、杂志上,为中国社会的进步与发展作出积极的贡献。

抗战胜利后,高士其来到广州。此时,国民党正在积极准备内战。面对国民党反动派的种种倒行逆施,高士其把心中的怒火化为“匕首”“投枪”,用一首又一首旗帜鲜明的诗歌,与反动派进行“肉搏”。

1946年,国民党反动派撕下和平伪装,悍然发动内战。高士其的好朋友李公仆和老同学闻一多相继在昆明被国民党特务暗杀,他怀着极其悲愤的心情参加了公祭大会。

这一时期,高士其写下了《天地进行曲》等光辉诗篇,发表了大量声讨反动派罪行的战斗檄文,成为科学与诗歌有机地结合在一起的中国科学诗创始人。以后还写了《言论自由》《黑暗与光明》《七月的腥风吹不熄人民的怒火》等,引起了反动派的注意。

当中共地下党得知高士其已被列入国民党当局的黑名单后,党组织立即掩护他,把他转移到苏州。由于病情再次加重,他又被转送至台北治疗。其间,高士其还是那样勤奋,病情稍一好转,就又开始了研究和写作。

1949年1月,在党组织的掩护下,高士其悄悄离开台湾来到香港。5月,又乘船来到已经解放了的天津。在途中他写道:“我回到老家去了,我要开始新的战斗,为建设新中国而战斗,为人民的健康而战斗。”